• 2009-08-16揭穿 - [自閉]

    說不出來的感覺。

    悲傷不是,心痛不是,當然更不是開心。

    熟悉和驚訝吧,不對,沒有驚訝,因為早就料到會發現。

    就像之前在那個房子里發現所有你被我猜疑一樣的結果。

    得到這樣的結果時好像還有點小成就,記得我說過,不用和我遮掩什麽。

    爲什麽要在我面前假裝那麼不在乎她。

    我只是隨口說說不要想我的話,而你接下來的回答真讓人傷心。

     

    你永遠不會知道我內心存在多么嚴重的挫敗感。

    當一個男人告訴你,他只是偶爾在床上想起你們關於炒飯的時候。

    其他的時候,想你,很難。

    好吧,那我也只能在這裡說。

    那些飯炒的不生不熟。

    多少也有讓我厭倦。

     

    我已經不再難過,不難過,不難過了。

     

    吞下幾口VODKA,臉開始發燙。

    很久沒大口喝酒和抽煙了。

    之前連續一周黑白顛倒又要見各種朋友做一些關於玩和找樂的事情。

    好不容易才休息過來,今天生物鐘又要搞亂了。

     

    聽倦了你們都問關於工作的事情。

    沒找到,確切的說是沒找呢。

    怎麼著了。

    真他媽的想趁現在地震死在東京。

    我就是這樣的悲情主義者,不喜歡的,看不上的靠邊站。

     

     

  • 習慣了每天睡覺之前喝一小杯VODKA。

    那天在沒有買到抱枕的時候決定再買瓶酒。

    挑了半天,拿起這個包裝簡單的VODKA看到瓶底的4,就直接拿著付帳了。

    今天仔細看了下瓶身,才發現在瓶口處的出場時間。

    10:22

    這是巧合么。

     

    夢里見到了你,醒來的時刻也正好是10:22。

    好吧,我承認有些時候是我傻。

     

    我,對你已經沒有任何脾氣。

    看到你給她的留言。

    而你從未看過我寫的東西。你說你還是在留意我的簽名。

    謝謝你,以後不用了。

    我不用這種假裝的關心,不僅不能讓我感動,反而覺得你更加的虛偽。

    知道你永遠也不會來這裡,所以才敢寫這些字。

     

    我們沒有真正的說分開,好像都很自覺的疏遠。

    最近才明白,原來不是我想給一個人愛,對一個好,他就會接受。

    而我也從未問過你需要的是什麽樣的愛。

     

    如果,我們的問題只是一張飛機票就能解決的,我會毫不猶豫的飛到你面前。

    可是,就算在你身邊也住不到你心裡。

    這也不是我要的愛情。

     

    再見吧。

    我的愛人。

     

  • 2009-07-21写一首歌 - [自閉]

    沉澱,是一種深邃的悲情。

    有些回憶總是逃避不了的淒厲。

    誰又擁有過誰的過去。

     

    週末連續2天去了代代木公園。

    有很多中古東西可以淘,又有音樂聽。

    火辣辣的太陽下麵,我們微笑著。

    沿著小路從代代木一直走到新宿。

    喜歡這有獨特設計風格咖啡店、專門學校、酒吧、花店和家裡的庭院。

    想到我上了年紀的時候能開一個書吧。牆角埋下爬山虎,院子養著各種花卉,聽著安靜的音樂,喝著咖啡。。。

    就心滿意足了。

     

    好久沒唱K,總是說要去唱,大家的時間又都碰不到一起。

    想起了高三的某個下午,逃課去唱歌的情景。

    想起了你帶我去唱歌和一群不認識的人。

    想起了你唱的那首他也喜歡的歌。

    想起了和朋友一起在KTV喝的爛醉。

    想起了和L唱的那首他讓我聽的第一首歌,和我們的眼淚。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唱歌給喜歡的人聽,或者聽歌的人不會再是我們喜歡的。

    我想寫首歌,裏面都是你。

    為你。

     

     

  • 2009-07-18I'm In Somewhere - [自閉]

    已經不重要了。

    所有的。

    只不過應該來的更早些,好讓自己早點從黑洞中解脫出來。

     

    既然早就說過并也知道這樣的結果,也沒有什麽好埋怨的了。

    說過那麼多的那個詞,今天才真正的實現了。

    看來我都把它當願望了,呵呵。

    也沒有多難,不是么。

     

    你們,那些我愛的不愛我的,或是愛我的我不愛的,更或者我們在不同的時間愛過了彼此的你們。

    不會再從我這裡得到任何安慰或者心疼了。

    已經徹徹底底的厭惡死了照顧別人。

    我的心也不是誰說傷就可以傷了,心裡沒有我的你們也別指望我心裡有你們。

    你們算什麽。

    給過承諾的沒有承諾的你們說的話是狗屁么,好吧,我就把你們的話都當做狗屁吧。

    受夠了你們這些虛偽的偽君子。

    把你們的委屈和懦弱對你們的那些忘不掉的又想不起來的想起來又不想忘記的永遠放在心底的有多少山盟海誓和若干年后的約定的那個她去說吧。

     

    我,從來就不是誰的。

     

    寧願沒有任何地方收留我,也不要你們可憐假裝的放我在心裡。

    我,這才是我。

     

  • 日子繼續著,無論是在哪裡。

    有些事情還不順利,果然對語言的學習能力不擅長,好像我擅長和感興趣都是別人所說沒有用的。

    擔心重蹈覆轍。

    不知道怎樣把自己從自己設的圈中解救出來,另一個分身在我不小心跨出一隻腳時都非常的警惕。

    變成了困獸。

    真應該在看完心理醫生后再出來。

    爲什麽總是這樣。

    不安的時候誰又看得見。

     

    極度渴望有個人來保護,有這麼缺乏安全感么。

    答案是肯定的。

     

    一直都是敏感和猜忌。

    好像從未相信過。

    你是個表面善良內心無比黑暗的自私鬼。

     

    你想念一個人。

    他略帶歐式的眼睛。他厚實的雙唇。他乾淨修長的手指。

    想念一個人的溫暖。

    這些都曾是你要捨弃和逃避的。

    如今他屬於誰了,又也許他誰都不曾屬於,誰也不曾真正屬於他。

    他只愛自己。

     

    你對感情的遲疑和不愿註定了要受傷的。

    爾他們一個接一個的走出你的生活。

    即使你一百個不願意也抓不住。

    多么無奈又可憐的你。

    是的,我說你可憐了。

    你一直都是個可憐的人。

    無可救藥的失敗。

     

    你呢。你呢。你呢。你呢。

    我不好。他很好。